1998停擺記憶:搶灘歐洲? 老兵甯退役外援不回家

不愉快的事情,人們總是很容易忘記。13年那次持續到1999年1月的NBA停擺,那半年多究竟發生了什麽,中國球迷腦海裏的記憶並不多:停擺導致了喬丹第二次退役,但也正是“飛人”和當時最有權勢經紀人大衛·法爾克的強硬態度才讓勞資談判舉步維艱。球員工會主席、除喬丹外年薪最高的尤因在談判桌上的表現令人失望。總裁斯特恩留了壹把大胡子,“不成功不剃須”的誓言比姚明早了6年。許多全明星球員開始墮落,坎普再也瘦不下去跳不起來了,文·貝克愈發依賴酒精,如果停擺再持續久壹些,奧尼爾也可能自毀前途……

  而另壹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便是,連續三次由NBA球星組隊參加世界大賽的美國男籃,在1998年希臘世錦賽上派出了壹支由NCAA球員和海外淘金球員拼湊成的雜牌軍。資深球迷也恐怕只記得三個名字:剛剛被火箭換去森林狼的布拉德·米勒,助莫斯科中央陸軍稱雄俄羅斯兩奪歐冠的外援特拉簡·朗頓(當時兩人還是在NCAA打球),以及韋伯霍華德的前隊友、“密歇根五虎”之壹吉米·金。結果是,此前連續三次征服世界的美國隊只收獲了壹枚銅牌。

  但有多少球迷會留意到,如今許多人希望看到的“NBA球員紛紛海外淘金”,當年不是沒有發生過。新秀、老將、美籍、外籍……不少有名氣的球員踏上了歐洲賽場。爲什麽這些都好像沒發生過壹樣?只是因爲預想中場地變換精彩依舊的場面,實在是鳳毛麟角。前車之鑒讓我們不難得出結論:過著那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日子,指望球員盡心盡力打球太難了,賺錢才是他們最大的目標。

  新秀

  狀元秀3場100萬

  事實上,剛剛被NBA球隊選中就遭遇停擺的新秀是最可憐的,還沒有拿到壹分錢工資,就過上了暫時性失業的日子。他們無疑也是最需要淘金補貼家用的那批人。

  1998年的狀元秀奧洛沃坎迪就是這麽想的,而不少歐洲球隊對這個身高2.13米的強力中鋒也很有興趣。經過精挑細選,奧洛沃坎迪在1998年底和意大利聯賽勁旅博洛尼亞金德(吉諾比利效力的球隊)簽約,理由很簡單,對方給的錢最多。這是壹份即便拿到現在也算天價的合同:1個半月薪水100萬美元,如果NBA在1999年2月15日前結束停擺,奧洛沃坎迪隨時可以帶錢走人;否則,合同將延續到賽季結束,球隊將再付200萬美元!要知道,狀元秀在NBA新秀合同的年薪都沒這麽高。

  于是,奧洛沃坎迪在1999年1月登陸意大利聯賽,但他的歐洲之旅短得出奇:壹共只打了3場比賽,場均僅得4.7分、5.7籃板和2.0蓋帽。1月18日NBA新勞資協議簽署後,狀元秀毫不猶豫收拾走人——據傳,他和經紀人利用合同上語焉不詳的漏洞,拿走了全部100萬薪水!後來的故事就無需贅言了,奧洛沃坎迪成了NBA史上最水的狀元之壹。不少人總將其失敗的職業生涯歸咎于糟糕的起點:選秀後整整半年不努力訓練,又跑到意大利過了壹個月出工不出力的奢侈生活,不廢才怪呢!

  當然我們不能就此認定去歐洲會影響球員的狀態,畢竟個人努力才是最主導的因素,但水土不服這個隱患確實不可忽視。可對于那些二輪新秀而言,就沒必要想那麽多了。反正在NBA也未必能拿到有保障的合同,有賺錢機會因何不抓住?于是,奧洛沃坎迪就成了美籍新秀赴歐陣營中的少數派。而人們還是更理解那些被挑中的歐洲球員選擇留守:如內斯特洛維奇、弗拉基米爾·斯特潘尼亞和諾維茨基。德國人正是利用這段時間隨維爾茨堡隊完成了德甲聯賽處子秀的。

  老兵

  甯願退役不挪窩

  比起那些尚未打過NBA比賽的菜鳥,已經在NBA征戰多年的球員們,因爲停擺想去歐洲繼續職業生涯的少之又少。這不難理解:在勞資談判前景不明朗,並沒有宣布停擺確定起止日期的前提下,前往其他國家聯賽打球是件很危險的事情。萬壹出現受傷等意外,又不受新勞資協議的保護,豈不是自毀前程?

  因此,更多NBA球員選擇等待觀望,出現像文·貝克、坎普這樣自我放縱的球員也就不足爲奇了。甚至選擇退役的人都比去歐洲淘金的人多,如1997-98賽季場均還能得18.4分5.5助攻的德雷克斯勒,年僅33的馬克·普萊斯等等。赴歐名氣比較大的美籍NBA老將,要算是現快艇主帥尼格羅了。不過簽約意大利博洛尼亞系統隊的他也只爲新東家打了4場球(場均8分1籃板2.3助攻),就因爲停擺結束重返NBA與雄鹿簽約。

  尼格羅選擇去歐洲,壹方面是自身狀態下滑,1997-98賽季他因傷只爲馬刺打了54場比賽,得9.5分3.4助攻,創下5個賽季得分新低。當時已經30歲的他擔心長期停擺會讓自己更找不到狀態,所以才跑到歐洲“拉練”。另壹方面,這不是尼格羅首次去歐洲——1990年到1992年間,他就曾效力于意大利貝納通隊。像他這樣有征戰歐洲聯賽經驗的NBA球員,實在是不多。

  外援

  家鄉不如他鄉好

  如今很多外籍球員都表示,如果停擺就回本國聯賽打球。可真回去了,恐怕未必能感受到榮歸故裏的感覺。

  當年效力NBA名氣最大的兩個歐洲巨人迪瓦茨和薩博尼斯,都在停擺期間加盟了本國球隊。前者出人意料沒有回歸老東家貝爾格萊德遊擊隊,反倒投奔了死對頭紅星隊;後者則與立陶宛的豪門球隊紮爾基利斯簽約。迪瓦茨參加了1月份的歐冠賽事,場均得到14分8個籃板;後者雖然有合約在身,卻因爲舊傷未愈根本沒出賽過。本來這兩支球隊還有場歐冠比賽要打,無數人期待的“歐洲巅峰對決”,也變成了鏡花水月——薩博尼斯雖然隨隊來到了貝爾格萊德,還參加了賽前的訓練課,但最終因爲身體狀況不過關而未能出戰。停擺結束後,與黃蜂合同到期的迪瓦茨迅速簽約國王,薩博尼斯則回歸波特蘭——沒有壹絲留戀。

  回家鄉的人尚且如此,更別提那些到異國他鄉打拼的人了。斯洛文尼亞前鋒馬科·米利奇(曾表演飛車扣籃的那位)簽約了土耳其費內巴切,但僅代表球隊打了11場歐冠就迅速閃人,爲太陽繼續效力。而他當時隊友尼日利亞人贊·塔巴克,也不過挺到賽季結束隨即與步行者簽約……

  13年過去了,歐洲聯賽水平已得到認可,海外淘金也不是件掉價的事。但對大多數NBA球員而言,高收入並不能讓他們放棄回NBA的念頭。可以預見的是,除非斯特恩早早宣布整個賽季都將停擺,否則“大批NBA球員海外淘金”可能性並不大,即便出走,也都是吃著碗裏瞧著鍋裏,而這也是最讓人不放心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