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不知所起,壹往而深

 

  天空飄著淚光雨,悲傷淋濕了翅膀,壹個人在眼淚裏壹步步長大,走到世界的盡頭。
  
  愛會放晴嗎?沒有妳的我,該爲誰飛翔?
  
  又是壹年的冬季,又是壹個想念的季節,窗外浙浙瀝瀝地下著,濺起了壹朵朵水花。趴在窗台上,壹個人安靜地聽著廣播,望著遠方,妳是否想起了我?沒有我的日子,妳是否感到壹絲孤獨?路燈下,行人三三兩兩地走著,往日壹幕幕又浮現在腦海裏,也許是暫時的分別,也許是永遠的離開,沒有後悔,沒有奢求,只是想輕輕地問壹句:“想我了嗎?”
  
  記憶的種子時而出沒,時而埋藏,再也無法追溯到從前的時光,獨留壹片寂寞伴隨。今後的我們都要勇敢。
  
  有多少歡笑,在歲月裏盡情起舞,又有多少疼痛,在輪回裏變成縷縷塵埃。想妳的感覺很浪漫,湧向我心裏的是柔柔的記憶,爲誰消得人憔悴?唯有君知。眸子裏的千山萬水,缱绻了人生多少往事?在記憶飄零的日子期待,壹個眼神的會意,壹次擦肩的駐足。怅惘幾多,輾轉幾何。紅塵路,妳仍是我心中最深的思念,最深的痛。提壹盞宮燈,從妳的夢寐中走過,還妳壹段千年的心願,讓前生的許諾變成真實的諾言。
  
  那些散落在紙張上的舊憶,仿佛能嗅到斑駁泛黃的氣息,逐日安靜。也曾離別,而後的反複相聚,又能怎樣?這不是壹場經久不衰的夢,只是,我們的寂寞,無處安放。
  
  壹直在妳身邊,以仰望的姿勢陪著妳。妳可知道,我有多辛苦?我有多累?我不知道怎樣才能握住妳給的天荒地老,鼓鼓的行李袋,空蕩蕩的期待。淩晨不知所措的我,有的只是排山倒海的絕望。妳終究沒有來,許給我的未來那麽長,可是妳卻這樣不夠堅強!
  
  若相思是壹縷青煙,讓狂風吹到妳身邊,讓妳知道我有多想妳。
  
  若牽挂是壹滴水,讓大雨在妳頭上下起,讓妳知道我有多念妳。
  
  情總是讓我們期望太多,從遠遠地注視到全身心地占有,追逐讓我們疲憊。與其糾纏撕裂疼痛,不如遠看微笑,簡單擁抱,到此爲止。很多故事只能沒有結局,很多感情只能成爲隱痛,很多事情只能不了了之。很多人已經舍不得再提起,很多淚已經倒流回心底,很多秘密已經腐爛在了時間裏。還有很多很多,都是帶不走的,都是留不下的,都是來不及的,也是回不去的。
  
  妳的流年,亂了我的浮生。彼岸花,只能開彼岸。我們說好的相愛,卻成爲我們彼此的秘密。有些人在妳放手的時候,妳就應該明白,以後的日子,不管妳多麽努力都挽不回來了。手是妳自己放的,妳就要負責任。後悔,不能買回壹切,就算時間倒流,也不會回到以前……
  
  我還是壹如既往地在痛苦中掙紮,淪陷寸步不離,壹次再壹次抵達那些悲傷的極點,然後輾轉重複。最後,還是沒有壹個徹底明了的完結,就這樣延續著……
  
  蝴蝶依舊狂戀著花,妳錯過我的年華,錯過我轉世的臉頰。我的世界從此被按下靜音,因爲這裏沒有妳!很多時候可以在文字中傾訴心中的郁悶,可以在音樂中宣泄心中的不快樂,而唯獨我用怎樣的文字和音樂也闡述不了那種無奈。
  
  我說,沒有我的妳可以過得很好,沒有我的妳還是光彩奪目。那壹天,這壹年,等待,失望。于是,開始變得很強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