停擺後巴蒂爾樂享安逸生活 淡定:享受眼前最重要

 

這是巴蒂爾第六年參加中國行活動,也是最輕松的壹次。他能清楚記得六年前是如何在壹天裏奔波三個城市,精疲力盡。這回,他終于能喘口氣了,他看了看基德和拉夫的日程,嘿嘿直樂:“是夠折騰的,可跟我當年比,已經輕松多了。”巴蒂爾清楚,這個國家的球迷已經愛他,可離開了火箭,姚明退役,如今已非昔日,新科冠軍基德和未來新星拉夫更有市場號召力,他則可以輕松地享受中國之旅了。他飛到長沙,參加娛樂節目,他回北京拍廣告,他去上海,夜遊江景,與姚明共進晚餐,他說:“生活真好,這個夏天真的很輕松。”


巴蒂爾在“挑戰麥克風”現場


  他的中國行和他的夏天保持著同樣的基調,輕松。這是壹個停擺的夏天,停擺總和漫長煎熬聯系在壹起,可巴蒂爾沒有,他享受著這個難得輕松的漫長假期。他的夏天在家鄉底特律度過,他在休斯敦的房子還沒賣,可大熱天在得克薩斯待著實在不是什麽好選擇。前些年,他在家鄉的壹個湖邊蓋了座漂亮的新房子,面朝湖水,四周群山掩映,層巒疊章的綠色,怎麽看怎麽舒坦。他說:“妳有沒有看過ROCKY的電影,我現在就跟電影裏的他壹樣,沒事兒砍砍木頭,等到冬天燒壁爐用,然後爬山,跑步,遊泳,做做力量,陪著兒子女兒共享天倫。”

  巴蒂爾的兒子三歲了,女兒三個月,每天的大部分時間,巴蒂爾得陪著他們度過。兒子紮克喜好各種運動,籃球棒球橄榄球,好動愛折騰,早上七點鍾就跳上巴蒂爾的床,把老爸搖醒:“快起來,快起來,我們玩摔跤吧,快把我放倒。”巴蒂爾睡眼惺忪著伸出壹條胳膊,把兒子按在枕頭上,可他消停不了兩秒鍾。兒子晚上八九點上床,在那之前能把家裏所有人都折騰累了。兒子睡了,巴蒂爾沒法踏實地休息,閨女三個月,不知道什麽時候就醒了,會哭會想吃東西,也不知道幾點又能睡著。可巴蒂爾很享受,“這是最幸福的生活。”

  等到房子終于安靜下來,巴蒂爾才會打開電腦,看看當天的新聞,看看勞資談判的進展,他盼著停擺趕緊結束,作爲自由球員,勞資協定不談妥,他的下壹站前途未蔔。可他不太著急,他說:“會結束的,擔心也沒有用,我還是先享受生活吧。”不擔心,可巴蒂爾會思考,也愛思考,他說勞資談判桌的兩側,不應該是誰擊敗了誰,他說那將讓停擺和分歧進入最可怕的境地,沒有誰贏誰輸,停擺損害著雙方的共同利益。他說對于球員來說最重要的是團結。因爲這個原因,他才會公開質問比利·亨特會不會在停擺期間也分文不取:“我這麽說,是因爲這會讓球員工會這個組織更團結,當所有球員都沒有收入時,他也放棄工資,將讓我們更有團隊感。”這個高智商,愛思考的老將對于停擺有自己的想法。